沈蝴蝶原名沈尊九,原籍法库县火石岗人(与杨易辰同乡)。民国初年来到康平,在劝学所任劝学员工作,后于劝学所西侧(今北市场路北)建房三间定居于此。

他每值工作之余,总是继承祖辈的画蝶技艺,专门画蝶。他苦心孤诣地钻研探讨,力求精益求精。业余常到野外花间草地去观察蝴蝶停留静止与翩翩起舞的各种姿态,有时还捉回几只细加研究。特别是画蛱蝶(蝴蝶的一种,俗称彩蝶)更是细心研究蝶翅上各种鲜艳的色斑,已退化前足长短及触角锤状的样子。在使用颜料上也不断改进,仅勾画蝶上点线,过去用墨笔,就试用过灯烟子。有人说“起鼓了!”总之,他画的蝴蝶真乃千姿百态,形态各异,栩栩如生,人们送他们雅号“沈蝴蝶”。

他每画一幅蝴蝶,送给亲友,上面都有题词。有一幅画上写:“我事丹铅,远绍薪传,腾王家法,蛱蝶蹁迁。”后有两行小字“岁次已已(1929)菊秋上瀚,静乐轩主人题于负喧草堂窗晴下。”另一幅上的题词是:“图成蛱蝶试新妆,绿草南园仔细商,黑晕浓时魂亦艳,笔花开处梦犹香,却嫌汉殿金千点,须藉秦楼粉一囊,休向东风怜落魄,好将心事赴滕王。”

有位姓齐的亲戚说:“他曾画过《百蝶图》。用十六开本,装订成册。页间隔以细纸,以防磨损。这些画册都珍藏在后人的家里。

沈尊九为人正直,性格和善,办事认真,加之工作与职务的关系,与文化界一些人士交际极广。人们又敬佩他书画功夫,送给他另一雅号“沈老尊”

伪满时,他不愿给日本人干事,辞却了职务,在家闲居写字作画。后于解放前迁回原籍法库,不久逝世。

“劝学所,中国近代地方教育行政机关。清末直隶省(今河北省)所属厅、州、县最先设立。1906年(光绪三十二年)学部奏定劝学所章程全国各府、厅、州、县皆设。每所设视学一人,兼充学务总督,后兼并,另置学务委员。1915年各县恢复劝学所,每所设所长一人,劝学员2—4人,佐县知事办理行政事宜。1923年改为教育局。”(见《辞海》482页)附注(二)滕王阁

“滕王阁故址在今江西省南昌市赣江滨。唐高祖子腾王元婴为洪州刺史时始建。其后闫伯屿为洪州牧,宴群僚于阁上,王勃省父过此,即席作“滕王阁序”。阁历经修建,后焚毁。“(见《辞海》1522页)

笔者认为沈尊九与滕王究竟有何关系历史上有何渊源,目前很难查找,这有待于深入探讨研究。

郭家雀(郭鼎新)与沈蝴蝶齐名,同为康平县解放前的名画家。郭的事迹前一期有人撰写,现补充画上的题词如下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