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间的城市,在花式吃遍斑斓海味这件事上,从来没让老广们失望过。她,就是堪称

惠州海鲜从产量上看平平无奇,但种类之丰富与奇特,直教人大开眼界——佛手 石蜐 ( ji ) 、 来自地狱的 狗爪螺、黑立鱼、红古鱼80 多种稀奇古怪的海鲜,大部分内陆人闻所未闻。白灼花螺、胡椒虾、海鲜炒饭 惠州人的海鲜吃法,也是五花八门。

惠州,堪称广东海鲜界的万花筒。惠州的多彩,也不只是海鲜,她也是一座广东文化的大熔炉。

人们都说,东北三个省像一个省,广东一个省像三个省。作为移民大省,广东在两千年的时间里,迎来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择地定居,形成了带筷子 的广府人、 带书 的客家人、 带茶具 的潮汕人这三大主要民系,分布于广东各地。

广客潮的饮食、语言、习俗都相差很大,但并非彼此隔绝,居于三大民系交汇处的惠州,以其包容、开放的姿态,成为把三者融合得最好的城市——

这里吃得了粤菜、客家菜、潮汕菜,说得了粤语、客家话、福佬话,因为四方移民汇聚,就连普通话的普及程度也出奇地高。要了解惠州为什么是大熔炉,得从她的位置和地形说起。

关于惠州的地理位置,有一句话描述得很霸气:东接长汀,北连赣岭,控潮梅之襟要,壮广南之辅扆,大海横陈,群山拥后。作为唯二与全国两座一线城市交界的城市(另一座是与惠州相邻的东莞),她面朝大海,坐落于珠江两支流交汇处,中北部又有山峦叠嶂,活脱脱就是广东的缩影。

先说海。大亚湾之所以蕴藏花样繁多的鲜灵海味,是因为这里有全广东最优良的近岸水质。很多惠州人,都有捡螺、抓蟹、捡青口的海边记忆。

大亚湾不仅 扛吃 ,颜值也十分扛打。亿万年海水的冲刷塑造,形成迂回曲折的海岸轮廓。在大亚湾,能看到大湾围小湾的神奇景象。比如两个半月形海湾组成的双月湾,左湾水平如镜,右湾波涛汹涌。还有依山傍海的巽寮湾,海沙洁白晶莹,含沙量高达 99%,有天赐白沙堤的美誉。

更难得的是海龟湾,每年仍有海龟上岸产卵,是全球最北端、最靠近人类居住地的海龟产卵地,也是中国大陆海岸线上海龟的最后一张产床。

罗浮山、南昆山、象头山、莲花山主峰海拔皆逾千米,云海奔流,山色尽展。罗浮山,便被誉为岭南第一山,儒释道的融合,又造就它百粤群山之祖的盛名。

东晋时期,道士葛洪在罗浮山完成医学巨著《肘后备急方》,这是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的灵感源泉。1600 多年前的葛洪医药的智慧,穿越时光,依旧守护着世人的健康。

惠州城内还有一座飞鹅岭,传说是仙人骑着木鹅从北方飞来,看见惠州山清水秀便不忍离去,木鹅化作山岭而得名。惠州因此有了鹅城的别名。记得么,电影《让子弹飞》里,张麻子上任鹅城。电影虽然是在江门拍的,但真正的 鹅城 ,正是惠州。

半城山色半城湖,与山一起塑造惠州老城格局的,是湖——千年前苏轼留情的又一处西湖。

苏轼被侃为西湖长,不只是杭州西湖,许多城市的西湖都留下他的诗句与足印。57 岁时,他被贬惠州,在这里寓居两年零七个月。惠州西湖原叫丰湖,苏轼之后, 西湖 之名才出现并传扬开来,所以惠州人都说,天下西湖三十六,东坡标名仅惠州。他在西湖旁修筑两桥一堤,至今仍为惠州民众提供出行便利。

东坡味儿十足的惠州西湖,在历史上,也足以与杭州西湖、颍州西湖比肩,留下三处西湖一色秋的盛名。和杭州西湖一样,惠州西湖边上也有苏堤和孤山,他深爱的侍妾王朝云在惠州去世,就葬在孤山之上。

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一生漂泊的苏轼,把人生功业定格在晚年流放的这三个城市,其中一个就是惠州。

晚年的颠沛流离,让苏轼的心态愈发旷达,诗文创作也进入高峰。在惠州,他留下近600篇诗文作品,惠州的荔枝,让爱不释手的苏轼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千古名句。因为苏轼,惠州也第一次被世人注视。他细致记写惠州风物的作品,改变了许多中原人对惠州乃至整个岭南地区的偏见。

东坡之后,惠州成为广东文化教育最发达的州府之一,中原的文人墨客纷纷前来,大办书院,推广科举。创建于南宋的丰湖书院,就是广东四大书院之一。宋代以后,惠州人才辈出,历代进士近百人,清代的惠州进士江逢辰说得不假:一自坡公谪南海,天下不敢小惠州 。

除了文化领域,惠州在军事领域同样不可小觑。因为地理位置险要,惠州自古是军事要地、海防前哨,被称作南中国第一天险 。

在明清时期,和广州一样,惠州是广东数一数二的城市。万历元年,两广总督衙门还曾移驻惠州。到了民国时期,国民革命军东征,攻克惠州统一了广东,才为北伐奠定了基础。抗日战争时期,地理位置险要的惠州是日军的海上突破口,他们从大亚湾登陆,侵占了广州和香港。

回头再看东接长汀,北连赣岭,控潮梅之襟要,壮广南之辅扆这句话,不仅道出了惠州的地理位置,也点出了她的文化位置——广东自古是移民大省,而惠州之所以是小广东,是因为她正好处在广府、潮汕、客家三大广东文化交汇处。不同时期、不同地方的移民带来不同的文化,各种文化就在惠州,不断地碰撞、融合。

三四十年前,惠州的 plus 版 ——惠阳地区,驻地就设在今天的惠城区,她像一个巨无霸,除了惠州市,今天的深圳、东莞、汕尾、河源、广州增城等地,都还是惠阳地区的一部分。管辖广府和潮汕一部分区域的惠州,自然成为三大民系融合最理想的地方。

如今的惠州,西边是以广州为中心的广府区域,北边,是以赣州、梅州为代表的客家区域,东边,是以潮州、汕头为代表的潮汕区域。惠州,正位于三个区域的过渡地带。

明清之际,大量客家人从粤东、赣南、闽西南迁至惠州,使这里成为和赣州、梅州、汀州并立的客家四州之一。其中一部分又从惠州出走海外,至今惠州旅居海外华人华侨、港澳台同胞数量逾百万,所以,惠州又被称为客家侨都。也就是说,对客家籍华侨而言,惠州,是知名度最高的故乡地名。

惠州虽然客家人占比最多,但因为地理位置处在 广客潮 之间,广府人与潮汕人也不可避免地在惠州定居或来往,尽管三大民系之间语言、文化、民风区别较大,但在惠州它们相互交融、兼收并蓄,形成别具一格的惠州特色。

漫步惠州,可以看到有广府风韵的骑楼、花窗、古庙,也能看见客家围屋和潮汕工艺特色的木雕。惠东县范和村有三座古庙,分别是惠东本土信仰的谭公庙、广府信仰的城隍庙,以及闽南信仰的水仙宫。一个村内可以同时看到三种信仰的寺庙,这在整个广东都难得一见。

惠州民俗也显得十分包容,广东汉剧、粤剧、渔歌、客家山歌、舞龙、舞狮、舞春牛、瑶族的舞火狗等各种文化活动盛行。广府流传的民间说唱 , 在惠州经改造成为客家龙舟说唱。传统舞狮项目中,广府风行的大头狗、东江流域的麒麟、客家山区的斗牛、海滨的扁鼻、福佬的白鸽狮,都是惠州传统的狮种,花样应接不暇。

本土的惠州话,是一种既受粤语、客家话影响而又音韵自足、自成面目的特殊方言。不过也别担心听不懂,由于惠州话让惠州其他县区的人都不太听懂,所以无论在本地还是在外地,两个惠州人见面大多用普通话交流。

有趣的是,有的惠州人的家里,还会出现这种情况:父亲家里讲客家话,母亲家里讲潮汕话,父母在惠城区读书长大,平常对话也习惯用惠州话,但他们和子女讲话,又都是用普通话。这在珠三角乃至整个广东,都显得十分另类。

体验更亲近的,自然是饮食文化了。广府的茶楼文化早已在惠州扎根,在以前,惠州是看不到早茶食肆的,而现在,饮早茶、喝夜茶、喝下午茶已经非常盛行。广府人的红茶、客家人的绿茶、闽地的乌龙系列,在惠州都很有市场。

在惠州的早餐店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粉、沁满了肉汁或充满酱香的肠粉、炖煮入味的卤味拼盘、甚至喝上一盅鲜美浓郁的炖汤,都不是稀奇事。

惠州本地菜则是客家菜、广府菜和闽南菜的融合,惠州美食三宝 ——盐焗鸡、梅菜扣肉、酿豆腐,都属于客家菜系,然而惠州的代表小吃横沥汤粉又属于粤菜系 ……

三大广东本土文化的自然交融,外受中原文化和海外文化的浸润滋养,惠州从来都没有被小觑过,昨天的惠州,是岭南名郡,今天的惠州,是开放之州。

地理上的惠州浓缩了整个广东,但另一方面,不尴不尬的位置也让惠州的经济长期表现平平。改革开放以后,惠阳地区一分为四,失去了超过70%的面积,深圳、东莞各自腾飞,而惠州却一次又一次地经历阵痛。

作为颜值担当,惠州的生态环境在大湾区占尽优势,空气质量、绿色指数长期处于国内城市前列。山河湖海风景齐全的惠州,有人叫她深圳的后花园,如今,大家还会亲切地叫她大湾区公司团建专用地。

惠州 搞钱 的勇气和雄心,并不输大湾区其他城市。33 年前,惠州要引进外资,但苦于没有一个万吨级的码头运输货物。于是,平地一声雷,惠州市政府批准使用的定向抛掷爆破法,硬是用 640 吨炸药削平了一座山,建码头所需的基础在一瞬间到位。惠州人逆天改命,就这样 炸 出来一座万吨级的惠州港。

如今,惠州已建成中国最大的石油炼化基地之一。2021 年,投资百亿美元的大亚湾埃克森美孚惠州乙烯项目在惠州开工,这个世界级化工综合体项目,为惠州的开放之州之名附上隆重的注脚。

惠州也是大湾区重要的交通枢纽。京九铁路与广梅汕铁路在此交会,惠澳(惠州港)铁路与京九、广梅汕铁路接轨,形成铁路连接港口的大陆桥格局,赣深高铁开通运营让惠州中心区与深莞形成半小时经济生活圈。未来,惠州与大湾区的融合,只会越来越紧密。

以前,都说来了深圳就是惠州人,惠州的房,安放不了深圳打工人的家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惠州,不仅是短暂在此逗留、工作,而是定居于此,成为新客家人。

本地人、外地人,来了惠州就是一家人。开放、包容的惠州,如今充满活力。深圳不能失去惠阳,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,这句话,也已不再是简单的调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