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安徽省肥东县,刘立仁的名字家喻户晓,人所共知。他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画家,还曾连续四届,担任肥东县美术家协会主席,带出了一批在安徽省乃至全国声名鹊起的画家。

微信里层出不穷的心灵鸡汤,就像文字一样,让人振作一下就懈怠了,喝多了,容易产生麻木感。能让我们的心灵始终洋溢温暖和欢乐的,还是现实生活里的亲朋好友,以及艺术品和书。我时常庆幸和小得意,因为,我身边就有一些春光无限般的艺术家朋友。为人大气、画风大气,颇有老大哥风范的刘立仁先生就是之一。

刘立仁,安徽省凤阳县人,1943年出生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出身于书香门第,从事文化工作多年,在书画活动中做过大量的组织工作,培养了大批书画骨干受到社会的肯定和赞誉。业余时间研习书画,博览群书,在学习历代名作的同时,遍历祖国名山大川,努力作到身入其中,体会物情,观察物态,融会贯通,并力求创新。作品多次发表和个人收藏展览,出过书、获过奖,作品曾在泰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国展出过,有作品被友人作为礼物送往日本、美国、南非、新加坡、台湾等地。原安徽省诗书画研究会副会长、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合肥市美术家协会理事、芜湖市黄山书画院画师、肥东县一二三四届美术家协会主席等。

刘立仁年近八旬,身材不高,体格可称得上出奇的强健,情感丰富,心地细致,比一般老人,更多份爱人和耐心。

他最大的优点是不“装”:不端肃穆的领导状,不作狂怪的名士状,也没有生发出深奥难测的的学者状,未语先笑,朴实、厚道,热情,真我风采。和我们这些年岁小一些的朋友在一起,也聊得轻松,偶尔还会来点八卦。有时候,他的语速会因为追赶跳跃的思维而加快,让人感觉,他厚重敦实的江淮大汉的气质里,还藏着一份童稚情趣,真实、亲切、可爱。

那么,再说说他的画。“画风大气”,这四个字像是时下画评里的万能用语。但用在刘立仁身上,不再是套话,而是恰如其分。首先,他擅长国画写意,在构图布局和笔墨形式上本来就是大开大合、酣畅淋漓,追求的是一种“笔墨未到气已吞”的气势。其次是他作品里呈现出来的美丽而旺盛的生命力。比如说他擅长画的梅花,枝条盘曲如龙舞,花开绚烂铺锦绣;他画的牡丹,不是娇弱和羞答答的,而是激情澎湃爆发式绽开的,灿烂,奔放,体现出雄、茂、璞、厚的大气之美。所谓“画虽一技,其中有道”,一笔一墨融会的是人的生命意识、个性品格和独立境界。换句话说,画画,其实是换一种眼光看现实,一个画家的性情,也无可遮掩地体现在作品里。刘立仁大气,画面也气宇轩昂。他的作品,立足于对生活的审美观照,寄寓着他对生活的“大爱”,体现出对中国传统绘画语言的领悟。精神,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但又是确确实实能够捕捉到的。精神层面透露出来的大气,是高层次的。

谈画离不开“笔墨”。刘立仁认为,中国画的“笔墨”不仅包蕴了中国文化的筋骨、气度,也熔炼并反映着中国文人们的个性,他们从传统继承而来,又形成了自己对“笔墨”的独到见解,从而也推动了作为技巧的“笔墨”的尝试与探索。在那些有分量的作品中,画家的生命际遇、生活情境、个人性情等都附着在了用笔、用墨、造型构图中,像徐渭的《葡萄图》,藤条纷披错落,看似信笔挥洒,然而,用笔又有如草书飞动、淋漓恣肆,造就了动人的气势和葡萄晶莹欲滴的效果。徐渭一生饱尝辛酸,深知世态人情,他将一生落魄、抱负难酬的情怀宣泄于笔墨之中,也正是这种“闲抛闲掷”的笔墨野藤、“落魄人间”的生命浩叹为中国画艺苑增添了瑰丽。

不少国画家试图通过中西绘画的融合来寻求创新和突破,这是否会对中国画的笔墨精神有所影响?这个问题仿佛是个难以说清的“官司”。刘立仁表示,20世纪以来,徐悲鸿、林风眠等主张中西融合之路,打破传统文人画中的一些桎梏,吸纳西方现代美术的形质。而像潘天寿等画家,则主张中国画立足于民族本位,中、西方绘画要拉开距离。西画东渐后,西画以强势地位进入中国,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后,苏联现实主义绘画传入中国,国内的艺术创作、艺术教育均受到西方模式的影响,在这种体系下,中国画的“笔墨”内涵自然有所损伤。“所以,我更倾向于潘天寿的观点,中国画笔墨的发展,起码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继承,我个人的总结是‘复古建制、注重内省’。‘复古’是对传统的敬畏和学习,‘建制’则指笔墨的时代属性,强调通过对中国文化和东方神韵的体验,建立一套适合当下的体系。”

刘立仁说,“齐白石之所以成为巨匠,是因为改变了以前文人画风的形式,雅俗共赏接地气儿;潘天寿则进一步发展了文人画,为文人画增加了一味‘霸悍’的视觉冲击力。我们这代画家,也应该在传承和发展国画方面做出努力。”“要注重写生,画眼睛里看到的新东西,另外,要根据画面的需要而用色。”

谈艺结束,刘立仁移步画案边,挥洒了一幅四尺整幅的《神州铺锦绣,春满大江东》,梅花吐艳,虬枝烂漫,美!理论真是累人,还是看画轻松。

在引导肥东县美协的弟子们,成为行家里手的同时, 刘立仁自己也以身作则,在书画方面潜心钻研,在海内外各界享有极高声誉。刘立仁说,美协主席就是为大家提供服务的。担任期间,处处为协会的弟子们着想。他筹资购买一辆写生车,方便弟子们外出写生活动。

刘立仁积极努力,与中国美术函授大学,在肥东举办培训班,包括书画班和国画班,培养一批有潜力的学员,为肥东书画界发展奠定了强实基础。至今,肥东一批美术有造诣的本土画家脱颖而出,刘泽荣、陶六一等已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谢维俊、阚仲延、阚新国、江怀远、孟秀珍、梅小林等一大批画家,也在省内外展露才华,并在各类展览中获奖。

刘立仁说,在任县美协主席18年的时间里,为肥东的书画事业,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。他希望能让更多书画界的朋友们,认识肥东,了解肥东,让肥东拥有更好的创作环境和更浓郁的书画艺术氛围。

从宋代以来,一批文化人不满足于精细地表现客观万物,而是追求自己的心性体会,以精炼之笔描摹状物,抒发情趣,这就是写意画的出现。因为内涵深邃,写意花鸟至明清两代成为画坛主流,发展到今天可谓是众彩纷呈。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写意画怎样突破,不少艺术家都在探索。这其中就有刘立仁及他的众多弟子们,都在写意上进行着不懈的追求,并且成绩斐然。

刘立仁豪爽中透着圆融。最让人称道的是他对人真诚,对艺术真诚。尤其是刘立仁取得成就,让人折服。

赏读刘立仁的写意花鸟作品,不仅领略到了传统水墨的无穷魅力,而且还感受到他在深入传统与执著创新方面所做出的不懈努力。他的作品中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文人气质———乐观、洒脱、质朴、平和、天真无拘、超凡脱俗。这种气质源于画家的胸怀,即洞察人生之后的返璞归真。他的作品题材源于生活而多宁静野逸之态,清绝妙造,自得天趣。其虚和飘逸之情态,诚可与“可游”、“可居”的山水画媲美,给人以直抵心灵的感悟。

创作中,刘立仁把自己丰富、细腻的情感融入到笔下的自然景物中,表现出浓郁的自然风情,营造出精神栖息的港湾,表述着净化心灵的人文关怀。在笔墨语言的运用上,他以古拙的书法用笔入画,笔力遒劲厚重、苍老雄健。另外,他十分注重色、墨的对比,突出物象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,使自己的作品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现代审美情趣。

中国画艺术追求“立象尽意”和“兴象天然”,要求画家在创作中把主体情思与大自然高度融合在一起。刘立仁在创作中注重突出主体情思,把外在对象作为心灵的寄托、浓情的投射,刻意营构“有我之境”。我国诗论中有“兴象”和“喻象”之说。诗、画相通。刘立仁的作品是“兴象”和“喻象”交相为用,呈现出内敛蕴藉、空灵洒脱之美。

作为国画的一个重要分支,花鸟画在发展中似乎没能像山水画、人物画那样承担起时代使命。但是,作为传统的视觉表现形式,其独特的艺术审美价值是其他画种所不能取代的。历史上许多画家寄情花鸟,这与人类自古以来对大自然的崇拜与亲和有关,也可能与花鸟题材远离社会现实、画家可以免遭不测有关。当今时代,政通人和,文化繁荣,艺术领域空前包容,呈现出缤纷多彩的喜人景象。刘立仁陶情于自然,有感于时代,赋予传统题材以现代审美情趣,尽展一花一世界的艺术魅力和丰富内涵。

研习中国画离不开对传统的取精用弘。刘立仁既能深入体悟前人的笔墨精髓和审美精神,又能以己意加以观照;既能传承中国画的写意艺术精神,又有自己的新图式。他无意对古人做表象上的简单模仿,而是极力表现对大自然的超越。这既是物质的,也是精神的,更是个体生命意识的外化。

刘立仁在写意花鸟画的创作中追求传统意趣,并能注入自己对艺术的理解,注重人文精神的表达,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、心与自然的同化,进而抵达“天人合一”的思想境界。我们从其画作中不难体悟到虚静、空灵的道禅意境。他虚静其怀,极力解悟自然生命的本质,使作品达到至美无言的“大化”之境。这正是其作品的艺术魅力所在。

如今,人们对美的认识没有以前那种朦胧、虚幻、神秘的感觉了,而是日趋理性和成熟。人文情趣和现代与传统相互交织的和谐美,是人们所崇尚和渴求的艺术境界。作为艺术的探索者,艺术家也要进入这种和谐美的艺术实践中去完成自己的使命———用笔墨弘扬真、善、美。刘立仁对此深有体悟,把“未修艺品,先修人品”作为自己的处世格言。他默默耕耘在中华传统文化广袤的田野中,从丰厚的传统艺术中汲取营养,借古开今,融汇中西,力求形成其个性化的笔墨语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