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ACG Workshop 版画死了吗?SAIC导师带你探寻的版画艺术!

1839年,保罗·德拉罗什在看到摄影术的时候,就说了“绘画已死”。过了将近两百年,在艺术博览会上展出最多的是绘画,美术馆办得最多的是画展,每年各大艺术院校报名人数最多的也是绘画专业。绘画死了吗?好像没有。

从可替代性上看,在20世纪中期发明出复印机的那一刻,版画应该就死了。在各种展览、博览会上,版画出现的频率也不高。就连在各个艺术学院的版画系里,也有不少学生都是被调剂的,很多人甚至在开始学习版画之前,都不知道版画还有木刻年画之外的表现形式。

这么看来版画不光是死了,而且是死透了,透到被人挫骨扬灰,灰飞烟灭那么透。

但凡是技术,必然会面临更新换代的那一天,版画遇上复印机,计算器遇上计算机,都是到了要更新换代的时候。

去年安迪·沃霍尔在UCCA办过展,就拿他的《玛丽莲·梦露》来说,你现在随便打开百度或者谷歌去搜,少说能搜出来大几十个不同配色的梦露头像。你说她一样吧,每两张之间颜色都不一样;你说她不一样吧,每一张还都能认得出是同一个梦露的图像。

除开版画作品中每一张细节的变量控制,所有做过版画的人都一定有过这样的经验:在缓慢揭开被印刷过的纸张时,这种忐忑又似乎期待着什么的心情令人印象深刻…

而复印机既不能使原本图像与复制品产生细节上的变化,又不会在拿到复制品时让我们心情激动。有了这两个特点,版画应该一时半会也是死不掉了。

版画制作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和缓慢,至少不是所有版种都那么慢。比如Monotype——独版画,比起别的版画种类,独幅版画制作过程简单且不受拘束,创作的作品能立即见效在印纸上,所以它可以算是自由的版种。

假如我们手头有一些简单的工具,如亚克力板、颜料、笔、纸,最快的时候一分钟就能制作一张独版画。

然而,独版画最多只能印3张,而且颜色的鲜艳程度会逐张递减,通常在第三张的时候就只有很模糊的一层颜色了。

制作独版画的工具十分简单,最简陋的情况下只需要一个光滑的平面(可以是玻璃或者亚克力),然后就可以在上面绘制喜欢的图案,最后盖上一张纸,用勺子或者其他方便用力的工具均匀地压平整张纸,再把纸揭开,一张简单的独版画就制作完成了。

现如今,独版画变成一种别致的的“语言体系”,产生了别样的审美意味,让具象而充满现实主义的刻绘既保持了与生活的距离,也形成了朦胧别致的艺术格调。不如,来切身体验一场独版画workshop,感受独版画的特殊技艺与魅力👇

↗↗ ACG导师 LCC毕业导师探索“NFT新兴设计”助力学生进入帕森斯/RCA/UAL···

↗↗985录取率4.03%,哈佛3.19%,弯道超车进世界名校,还有这条捷径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